办公地址:贵州省遵义市中华南路259号外贸大厦8楼(妇幼保健院下面转盘天桥处、工行旁边)。电话:13017404168

纪念我远在天堂的父亲

—本文完成于2012年父亲节前夕,特撰此文纪念我远在天堂的父亲

我的父亲去世已近六年了,如果父亲还在的话,现在应该是快到70岁……我的父亲没有伟岸的身躯,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,更没有渊博的学识。可他勤劳善良,是地道的平民布衣,一介百姓。可是,父亲,你却给了我一个鲜活的生命,仅仅如此,儿子就足以用一生来报答。

六年前的那个下午,父亲去世的时刻,我还在贵州毕节地区出差办案。我清楚的记得,当我回到那个熟悉的小山村的时候,我的父亲已经离开了人世间,永远地闭上了眼睛。我看到的是静静躺在进堂屋右边木板上的你;你已经不再和我讲话,也已听不到你的呼吸,也没有听到弥留之际父亲留给儿子最后的话语……我掀开白纱,握住你的手,你的手还有些许残留的温度,我真的不想放开!可是,爸爸,你却不能再与我说话了。那是我记忆里第一次失声痛哭。寂静的夜里,安静的小木屋,回荡着我来自内心深处的哭声。那一刻,我的世界坍塌了,父亲去了天国,我未来的路该怎么走……

印象中的父亲对我管教甚严。在我念书时期,对我们几兄弟的学习格外关心,时刻叮嘱我们要好好学习,有朝一日走出这个村子,跳出农门,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曾经有有一段时间,父亲,我还真的让您骄傲过一阵子,通过我的刻苦自学,我拿到了法律本科文凭和全国企业法律顾问资格,并开始在司法所上班;但是我仍然没有松懈,继续在拼搏全国律师资格考试……只是父亲,直到你临走的那一刻,也没有看见我考试过关。我不知道老天为何如此安排?可就在你走的那年我考取了律师资格。父亲,我记忆中真的没有好好孝敬过您,你的四郎真的很对不起您!

小时候的我,家中排行老四,在村里我是邻居眼中的乖孩子。可是有时候,也难免有淘气的时候。家中弟弟也常受我欺负,也记得父亲满村子的追我,而我却逃到了树上,让父亲好一阵子着急,最后还是我乖乖地回到家里,接受父亲的训斥。也记得有一次,我放牛时,把别人的庄稼吃了,父亲,我担心你要打我,于是晚上我关好牛后,就没有回家,导致哥哥以及老妈、乡邻上山四处找我,喊我的声音传遍了夜空,也传遍了整个小山村;也还有一次,我割草时把刀搞丢了,父亲,你是那么的凶狠,狠狠地操起枣树丫枝把我打昏在田埂边,我却死扛,蹲在地上,任由您的一阵乱打……事过这么多年,对父亲的怨恨早已烟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是对父亲无尽的怀念。或许,真的是映证了黄金棍下出孝子。因为受你老人家的思想鼓励,所以至今我一直都很努力!

现在我身居繁华都市,每天为工作、生活奔波劳累,但只要我静下心来,我总是想起我的父亲,我的爸爸!回忆起父亲最后的日子,无论农村怎么忙,您总是想到安排时间来城头帮我照看孩子;那时我的经济也不景气,并没有更多关心与孝敬你。记得有个周末,你在我家里照看我的小孩,当天我给你二十元钱。后来你逢人还讲我比较争气,对你好。可是,父亲,如果你还在世间,以我现在的能力,我在经济上给你的报答会比那时多几十倍,但是你却没有陪我一起走到现在……这是我一生无法弥补的遗憾。有很多的时候,闭上眼睛就能看见父亲躺在堂屋的样子,就能感受到那个夜里我撕心裂肺的哭喊。所以,父亲,由于过度伤心,我真的看透人世间,只要一有机会,我就会去到寺庙拜佛,有几次我都准备遁入空门。只是眼目前,我还有很多义务没有完成。

小时候,每到农忙时节,我总是会和父亲去山上挖土、去田里栽秧。每当夏天来的时候,我就和父亲抗起锄头,担起大粪,牵上耕牛,去到离家较远的山角山劳动。而父亲一般很少让我来挑粪,他说娃儿应该好好念书,挑大粪是他们的事情……

记的小学一年级那年,一天中午放学后,我在我家院坝玩耍。当时,那儿堆积了很多的松树棒,成堆的木棒刚好和我的个头差不多。我就在那儿晃起了木棒,却想不到刚晃了两下,我的腿就被狠狠的砸在下面。至今还留着记号呢,当时我想,这下可完了,可能会成为瘸子。我的父亲没有任何犹豫,背起我就去乡场上找医生。当时交通也没有现在这样方便,是父亲连背带抱一步一步把我送到医生那里。我当时就问父亲,我这腿还能好吗?父亲说,没问题,明年就能好。父亲,你真的好伟大,一年后,在槐花初开的季节,我果然又走进了校园,坐在了教室里。

房子后面的那块地里,曾经栽下很多的柑桔树,每到收获的季节,柑桔果实挂满枝头。父亲就在松林旁搭起一个棚子,在那里昼夜守候。如今,那个曾经伴随父亲许多日子的棚子早已不见了,却在棚子的附近多了一个安葬父亲的坟冢,父亲在另外的一个世界守候着他的柑桔园。父亲,由于没人管理,你的柑桔园基本没有了,好像还剩一棵,如今我都把它移到了我在县城的房顶上。

每年的清明节,我都会回去看望父亲。我跪在坟前,看着眼前的坟冢,想象着坟中的父亲,许多的话却哽在喉节,说不出来,点上大把香火,放在坟头。记得父亲生前曾经吸烟很多,但最后因为生病的原因,很少抽了。但我还是知道父亲是舍不得的,父亲,吸烟有害健康,你在那边适可而止……

母亲现在一直帮我看孩子,二哥、三哥也是江浙一带打工去了,曾经热闹欢笑的土木屋,如今已空无一人,凄凉冷落,叮铃铃的电话也没人接听,里边传出: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”的声音。我深深知道,这部电话是在你的主持下安装完成的,当时在家的二哥还因费用问题计划停机。父亲,你不仅坚持安装,还要求我托县电信局的同学找个好号码,当时我认为号码不错就没有麻烦那同学,你服从了我的意见。父亲,我在想,您要是还活在人间,这个电话怎么会没人接听呢?我还没有在电话中听过您的声音呢?如果天国有电话,父亲,请你告诉我号码,好吗?

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曾经给父亲的承诺可能无法兑现。记不得有多少次,在寂静的夜里,想想和父亲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想起童年的时光,我就止不住泪流满面,泪水经常湿了枕头。曾经有好多的时候,想写下一些关于你的文字,以寄托我的哀思。可总是这样或那样的原因,最终都没有……可是今天,我不能再拖下去了,明天是父亲节,写下这些文字,以告慰天国的父亲,也多少宽尉我愧疚的心灵……你的四儿子祝您在天国的日子永远安康快乐!父亲,安息吧!(2012年6月16日落笔)

上一篇: 本网站因业务发展需要,拟招聘办公文员一名
下一篇:“公务员不好当”不符合逻辑